雷普利遊戲:Who Wants To Play A Game

雷普利遊戲

書名:雷普利遊戲 Ripley’s Game
作者:派翠西亞.海史密斯 Patricia Highsmith
譯者:宋偉航
出版:遠流

湯姆.雷普利嫌惡謀殺,除非是逼不得已。可能的話,他希望別人來幫他處理這骯髒的工作。這一次,雷普利設下計謀,讓一個沒有前科的人,願意為了一筆豐厚的報酬來進行「兩樁簡單的謀殺」

From 書籍文案

派翠西亞.海史密斯對犯罪小說的貢獻功不可沒,她讓我們把重點放在「罪犯」身上,讓我們理解(至少這本是這樣)事情環環相扣,一步推著一步,沒有華麗狡詐的陰謀,每一次殺人都有原因。謀殺還給了有理由的人,而讀者閱讀時可能還希望他們真的有殺死對方。

 

對雷普利來說,這個故事始於他開的玩笑吧。瑞夫斯天真(到有點可愛)地想找個殺手幫他解決黑手黨的問題,順便引起警方注意,而且還要求這位殺手要身家清白,看起來不像會殺人才行。而雷普利只是試試看強納森,想要整他一下,甚至強納森也知道一切都是設計過的,但他還是一頭栽下去。

雷普利是犯案老手,但強納森卻是個畢生沒做過什麼壞事的老實人,兩人在書中從一開始完全搭不上線,到可以一搭一唱,好像犯案多年的同伴,嗯,好像也不難想像這種發展。

雖然故事進展的決定權在強納森身上,但他殺人算是被推著走,有種「怎麼辦?真的要動手嗎」的感覺,後來則是不得不幫忙,雷普利這邊則是「唉,看樣子得殺個人」。雖然最終雷普利殺的人比較多,但到後來強納森因為私人因素而對雷普利說「那有什麼我可以幫你做的嗎?像是當誘餌之類?或者乾脆犧牲掉我?」,我都懷疑雷普利會不會突然抓著他的肩膀叫他好好活下去。

強納森沒犯過案,但他也沒有那麼不堪一擊;雷普利犯過幾個殺人案,但他卻仍有悲憫之心(有時候)。他們是小說的要角,所以我們可以看到他們走到現在這樣,但被他們殺死的人,是不是真的該死就不知道了,既然雷普利說他們都是壞人,本來就該死,那就當他們該死好了。看這本小說,道德感可以放鬆點,任平常會皺眉頭的地方微笑帶過。

唉呀,這種書會挖出讀者心中一絲黑暗啊。殺個殺人無數且以後還會繼續殺人的黑手黨就可以拿到一大筆錢?而且這錢是為了家人賺的,不是為了自己。將殺人動機合理化,而且獲利者不全然是自己,似乎一切就會順利許多,來點雙重標準,人生可以過得更好。

 

閱讀這本書時,雷普利比我想像中的要和藹可親跟溫馴,感覺也沒那麼工於心計。或許是他年齡心境上的轉變吧,我對他的印象是電影版《天才雷普利》、別人的描述以及自己亂想像。聽說他後面幾本還會變成好丈夫、好爸爸了!

其實之前一直以為雷普利是同性戀,但聽說他有老婆後以為他是雙性戀,但真的看了書後,又覺得他也有可能是同性戀,「老婆」只是他完美家庭的一部分。話說回來,他老婆還真是個好老婆啊!就是要這樣才適合雷普利有這麼多故事XD

 

最後,關於強納森對席夢的說詞,我不懂為什麼會這麼難搞。

一開始就說雷普利從中牽線讓強納森接受人體藥物實驗,所以兩人才會像有奇怪的勾當,這樣應該就沒問題了吧。反正就讓席夢把他當牽線的壞人也沒差。

後來雷普利跟席夢說兩人是在火車上相遇,他也可以說當時黑手黨拿出繳繩,那下流又令人作嘔的繳繩,想要勒死他,所以被經過的強納森救了,結果現在黑手黨找上門要報復,所以強納森為了席夢的安全,才來幫他,這樣不是也很OK嗎?

至於錢……啊就說是醫生的勾當啊~

 

如果我沒猜錯,這系列應該要從頭照順序看才能體會雷普利的轉變吧。我要找個時間把全集從頭看到尾!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的話,歡迎點擊下方按鈕為我拍手五下~

回饋由LikeCoin基金會出資,您只要註冊/登入帳(FB、Google帳號皆可)即可拍手贊助。

我不敢看自己寫的東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