鴉:你知道你壞掉了嗎?

麻耶雄嵩 - 鴉

書名:鴉
作者:麻耶雄嵩
譯者:黃涓芳
出版:尖端

這本書以合理的方式在現代社會建立了封閉村莊,雖然背景充滿濃厚的時代感,但主角第一人稱卻帶入了現代感,並不會讓我們有過多隔閡的感覺。

總而言之,是本滿特別的書,讀完後我能接受的事物好像又變多了。

 

加油……多麼無用的說法,只有袖手旁觀的人才說得出來。

From 《鴉》p.296

整本書這句話最能瞬間抓住我。原本就不喜歡封閉村莊的我,前陣子看完綾辻行人《Another》的陰霾仍在,在想起《寒蟬鳴泣之時》的情況下,閱讀時倍感壓力,總是無法篤定認為一切都是人為,或者真有某種詛咒、超自然元素。主角身為封閉村莊的外人,不論表面上是否有融入他們,總會發現一些自己無法理解或者不被允許理解的事情,總會發現有些自己覺得重要的事情不被人們重視,總會發現……自己終究是個無力的外人。

 

感謝這次推研社拿《鴉》當讀書會的指定讀物,我才有機會讀到一本這麼特別的書,不然我應該沒機會翻閱吧。

這本書承襲了橫溝正史的元素(風格?),以合理的方式在現代社會建立了本格推理常見的封閉村莊,雖然背景充滿濃厚的時代感,但主角第一人稱卻帶入了現代感,並不會讓我們有過多隔閡的感覺,使我們可以跟主角站在同一陣線瞭解這個村莊的文化與秘密。

由於不知道這本究竟有沒有超自然元素,我一讀到兇手右手臂上會出現綠色斑紋,就擔心珂允手上也會莫名出現,沒想到後來還真的因為被烏鴉攻擊而被誤會想以受傷為藉口,不過當下我更擔心拆開繃帶時,癒合中的傷口看起來像斑紋,或者真的就出現綠色斑紋。

 

以下全部都是雷,從頭雷到尾,未讀勿入,有讀請入。

 

 

說到綠色斑紋,社課時大家也討論了一下紅綠色盲的事情。這一討論就延伸出很多問題跟難以想像的地方。首先,綠色斑紋怎麼來的?看來村民的綠色就是我們的紅色,所以對我們來說其實是紅色斑紋,不過這樣對村民來說,不就變成血是綠色的嗎XD

謎底關鍵的色盲問題,我們可以在菊花誤認珂允的衣服顏色發現,也可以在第250頁珂允提到「有人定期來打掃,室內幾乎一塵不染」,以及第255頁他發現的明顯血跡,想到菊花似乎從未提及血跡的事情,接著再想到地板是綠色的……不過正同許多人跳過中間幾頁的五行說明,我也看了幾段後被搞得很煩所以跳過,這種思緒被中斷的情況下,比較不會想到兩者的關聯。社員說這根本就是作者故意插入長篇大論,讓大家忘記這件事,而且那幾頁雖有暗示,但卻非常隱晦XD

不過色盲這個設定又產生一個很大的bug。根據維基百科上面寫的,色盲屬於隱性基因,而且在雙親皆有色盲的情況下,是不可能生出健全的孩子,如此看來,「鬼子」是基因突變!但是這突變的機率在故事中也太大了,所以後來大家合理推斷鬼子其實不算少,只是大家都知道要低調,所以每隔幾年就會有人太笨被發現。不過這樣想也不夠合理,因為鬼子的父母理論上也有一個人是鬼子,那這樣應該就會多注意自己的孩子啊!難道父母更笨,沒發現自己是鬼子嗎XD

 

講到這種現代醫學的部份,就要再提到最末揭露「人格分裂」的事情(我當下在心裡吶喊「我就想說怎麼會有爸媽給兄弟取這種諧音名字!」)。如果我沒有弄錯,這就像某個經典黑白片一樣,把多重人格(解離性人格疾患)與精神分裂融合在一起,以目前的醫學認知而言,若多重人格,在沒有外力協助下,原人格不會意識到其他人格,其他人格也不會像有幻覺一般看到另一個人。不過人格解離這玩意兒似乎也不被完全認同與證實,我們也不能說這樣寫就是錯的,所以社員後來結論是櫻花整個壞光光,產生出來的人格(珂允跟襾鈴)心理也壞了,所以他們說服自己對方是一個自己可見的真人,並把虛幻與真實混雜在一起。

如果回頭仔細翻閱,就會發現櫻花跟菊花這兩個名字從來沒有同時出現過(寵物先生曰:除了第155頁編輯失誤),這部份是典型的敘述性詭計啊!!

這本書用了多重人格,又用了敘述性詭計,感覺非常雷,但他卻榮登「本格推理best」第一名,而且我也滿喜歡這本。對我而言,雖然多重人格是我的大雷,但他卻不影響主線劇情。這本書由許多謎團構成,主謎團自然被我認定為村莊的連續殺人案,但是這案子的謎底並沒有牽涉到前面兩者,而且作者陸續佈下許多滿明顯的線索,甚至完全抓住我的思緒,玩弄了我一番。

 

我雖然沒有注意到鬼子與色盲的關係,但卻有將鬼子與大鏡聯想在一起,甚至認為龍樹滅族事件就是為了搶鬼子來當大鏡!所以我一直猜測麥卡托就是現任大鏡!結果看到第409頁時,我還大喜「哇!哈哈哈!被我猜對了吧!」,但下一頁馬上就賞我一巴掌 = =

社員聽到我的麥卡托即大鏡說法,回應:「怎麼會?書腰上不就寫了名偵探麥卡托」、「啊!原來是名偵探——大鏡.麥卡托!」、「哇!聽起來超威啊!」,真可惡啊~

不過這還不是我唯一的錯誤推斷,當我看到櫻花殺了弟弟時,有點感傷這樣一個可愛又欠打的孩子就這樣死了(我以為是菊花),未料下一頁菊花竟然出先在珂允面前,我當下闔上書,思緒飛快翻轉……

果然就像《Another》或《寒蟬鳴泣之時》嘛,哼哼。所以殺了人就可以獲得對方樣貌,而且搞不好是身體互換,現在菊花的身體裡是櫻花,而河裡沉睡的菊花卻成了櫻花的身體……也就是說一開始是煉金師野長瀨殺了某人,跟對方互換身體樣貌,啊,所以現在珂允見過的某人就是一開始被殺的野長瀨?那麼這串連續殺人案是不斷換身體?還是其他人個別在換身體?

想完後再翻一頁,疑?假菊花怎麼擁有這些記憶?難道連記憶都可以獲得?什麼?千本家被攻擊?頭儀先生跟禪子都死了?喔,很好,這一定是珂允在做夢啦,所以菊花果然死了……喂!珂允你快醒醒啊!!

結果這個夢就這樣做到本書結束。不是啦!這不是夢,千本家真的死光光,而且菊花未死之謎,我因為解不出來就放給他忘,最後才被邪惡的麥卡托點醒。

 

麥卡托真的超級邪惡,明明知道所有的事情,也知道珂允(櫻花)需要及早接受治療,但他不單放置play,還在他面前說「喔呵呵呵,你可愛的新女友,就交給我啦,我會好好疼愛她的~救你?關我屁事,你就安靜的死去吧」(微誤),媽呀,多惡劣的偵探啊。也罷,反正我看珂允之後也只是行屍走肉吧,應該很難修復回一般的人格。

總而言之,這是本滿特別的書,而且封閉村莊最後並沒有如預期帶給我難以負荷的壓力,倒是麥卡托真的有點討人厭。莫非這本書對本格推理的破壞性,指的就是麥卡托?那要不要乾脆說,其實烏鴉攻擊人也跟麥卡托有關啊!要說是他能控制烏鴉,或者他在外地訓練烏鴉後再帶來村莊,我也好像都能接受了。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的話,歡迎點擊下方按鈕為我拍手五下~

回饋由LikeCoin基金會出資,您只要註冊/登入帳(FB、Google帳號皆可)即可拍手贊助。

我不敢看自己寫的東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