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魅殺人魔術LARP遊玩心得:現場玩家已經無視常理了!(塗黑防雷)

日前有幸受邀試玩臺北地方異聞工作室FB粉絲團)修改後重新推出的《金魅殺人魔術》,果然如預期好玩,本來想說親身體驗過才有資格推薦給朋友,不過當晚回到家發現近三十場僅剩兩場沒人報名,實在是太驚人啦!一場14人、早鳥價一人690元、不接受散團,竟然已經要全滿啦!這週末才要正式開始的說!

金魅殺人魔術

《金魅殺人魔術》是實境角色扮演(LARP,Live action role-playing),詳細說明請見官網,簡言之就是把RPG電玩、桌遊搬到現實,由我們實際扮演一位角色,在規則下自由發揮達到勝利條件。

這場《金魅殺人魔術》非常有趣!除了有各種奇妙、與臺灣傳統文化有關的事件之外,也有簡單與較困難的謎團,不同的角色有不同的目標,除了解開金魅之謎外,也有人要阻撓偵探破案,甚至有人根本不在意金魅連續失蹤案,就算不當偵探依然能享受遊玩的樂趣。

遊戲開場前的集合時間很有趣,我們那場還有人在詢問玩法時不小心說出:「我知道我要殺一個人」震驚全場,工作人員立馬阻止他繼續講下去,有時也有機會看到朋友相認,指著對方大喊:「你居然是他!!!」

遊戲結束後其實更是精彩的開始,若能準時結束,GM會馬上向各位解說故事劇情,以及幾位特殊角色的設定初衷與玩家實際演出的差別,建議各位晚上預留時間,新舊朋友不妨就近找個餐廳一起吃飯,繼續聊遊戲過程中發生的事情,以及自己做出某些反應的原因,你會發現世界比想像中的寬闊XD

這次遊戲結束後我們一起吃了飯,只有五位玩家有事先離開。大家一一分享了自己的勝利條件與行動原因,即便上菜了仍然圍在一桌聊天。用餐結束後我們一起走回捷運站,路上負責規劃這場遊戲的瀟湘神跟我們介紹淡水的文化與建築,例如遊戲中提到的神明、宮廟、建築原型等,由於這些都是剛剛在角色扮演遊戲中聽過的名字,所以聽來更有感覺,也拜了一下媽祖。這遊戲若能與當地的商家或宮廟、文化古蹟等機構合作,應該能帶來不錯的文化教育效果,聽說臺北地方異聞工作室有嘗試過找一些單位合作,但由於人力等因素,此次並沒有談成這類合作。

開始金魅殺人魔術!

以下為流水帳,我完全不想重新整理,好累。

金魅殺人魔術-曹懷芝我之前曾玩過《消失的博物學者》,當時扮演老年曹懷芝,這次的《金魅殺人魔術》我運氣很好又被分配扮演曹懷芝,而且是跟當時比起來相當幼齒的17歲青年。

 

遊戲開始前GM會請大家圍成一圈,做簡單的自我介紹。是真的很簡單的介紹,每個人短短兩句,只介紹姓名、特徵、性別等便會被GM打斷,並提醒不要太早透漏自己的來歷。偷偷提醒大家,官網上的資料非常豐富,就算不看上面的臺灣早期環境、文化資料,也一定要看人物介紹!最好是官網整個都看過,可以更瞭解整個故事設定。

由於角色分配有刻意參考玩家的熟識程度與興趣,所以我很快就發現一位友人也有受邀參加,而且他扮演的角色正巧就是曹懷芝唯二認識的角色之一:杉上子爵。

對,我把上面的名字塗黑了。雖然開場時懷芝就有跟子爵說話,但他們是否認識仍要由玩家自己判斷吧。很多我們事後回想非常明顯的動作,當下就是沒想到那裡有鬼!

 

當日我與子爵前往遊戲地點前,他便告訴我因為不能明說的原因,他知道屆時會有人想要召喚妖物,若是超自然點數過高便會生成金魅,所以一旦超自然點數過高,他就會展開推理降低點數,而他只想解開謎團,其他事都不願花時間管。聽到這裡我當然也說出我的「知心知人」能力可以跟他搭配,並表示我們最好分開行動,才能聽到不同的資訊。

遊戲開始後,我們便分頭進行,子爵大人使喚著加賀警官到處查東西,我則一個人到處偷聽,但此時我還沒想好策略。

就在我猶豫該怎麼行動時,馬上看到有人在講這一定是金魅做的,接著開始講起金魅的傳說,我一聽就知道這超不對勁啊!這一定是要增加超自然點數!一定是聽完就會增加點數!所以我馬上跑走,但過了一段時間他們還在講金魅的故事!負責的玩家真的把設定背很熟,從頭到尾都沒有拿出角色紙。我覺得應該要去打斷他們,沒想到一過去就聽到有人說:「我們日本有一種叫做髮切的妖怪,跟這次的案件很像!」

完蛋了,連日本妖怪都來了,所以這次有兩種妖怪會生成嗎?但我沒有全部聽完應該不會增加點數吧?就在我這樣想的時候,日本人拿出了貼紙,講金魅的漢人也拿出了貼紙……

「你剛剛有聽到對吧,來,這貼紙給你!」然後超自然點數就衝了十幾點上去……

由於恥辱感太強,所以加賀在聽金魅故事時我一直過去打岔,後來發現他使用特殊能力說「我不信!」我才安心走開。

期間我走到棺材旁,覺得這棺材可能有鬼,就掀起兩角看,但是底部都沒有東西。

就在大家進入狀況不久後,我看到剛剛講金魅故事的人輕碰了一下我的子爵大人,我馬上喊:「子爵大人你被攻擊了!」

此時GM安撫轉過頭一探究竟的眾人,我隱約聽到攻擊子爵的漢人小聲說:「好多人看到……」

子爵感受到一股妖氣竄過身體,什麼事都沒發生。」

此時我確定那個漢人一定要死!!他死了對我跟子爵都比較好,但……懷芝不能這樣做,而且我也不敢說出我覺得那個人跟金魅有關係,因為我不曉得哪些行為會促使超自然點數增加,會不會我強調剛剛的詭異現象就增加點數呢?

現在回想我應該要開始散佈謠言,說他是殺手,讓大家想殺他才對,只要不牽扯到妖怪,應該就沒問題吧?但遊玩時腦筋打結都沒想到。

最初獨自尋找夥伴時,我還沒進入自己的設定,大概跟兩三個人聊過後,我開始想起上次玩《消失的博物學者》的經歷,所以我開始切割自己跟子爵的關係,告訴大家我跟子爵不熟,是子爵從我老闆那邊把我借來,但我也不曉得子爵在想什麼,就像現在他也不理我,我想幫他他也說小朋友不要管大人的事情,我只是一個被帶來炫耀、增加排場的少年,子爵根本就不想理我!!!(現在回想……17歲已經不小了吧!)

我還跑去跟洋行社長說我以後想去他們那邊工作,我不想待在子爵底下。我講完又跑去跟船工講自己曾經袒護其他下人而被趕出家門,我們都是被老闆壓榨的可憐下人啊啊。一開始船工不想跟我講話時,我還跟別人說:「為什麼他說不想跟小孩講話,但卻跟那位年齡跟我差不多的少女聊天,這不公平!!」

 

第一次推理展開時,我因為太興奮,所以一不小心就完全忘了角色設定應該是溫和又穩重,結果要圍成一圈時,我聽到不加入的人要退到外面,我就說:「哇~我進去了,哇!我又出來了!」一旁的子爵大人用翻白眼的聲音罵我:

「演好你的懷芝!!」

 

言歸正傳,順利破解一個案件後,超自然點數下降到安全範圍,沒想到有人當眾消失,造成超自然點數飆升到危險程度,而子爵的CD時間是30分鐘……但就在眾人還沒反應時,我舉手大喊:「我要開始推理!!!」

「什麼!?他可以推理????」眾人大驚。

然後那個跟子爵超不熟的小下人,也就是敝人,就開始子爵說一句我接著說一句,因為……證據都在子爵跟警官手上,我什麼都不知道啊!我還很出戲的對子爵喊:「你要給我證據啊,不然我要說什麼??」(事後吃飯時,加賀警官的玩家說:「懷芝那時對子爵講話超兇的!」)

我們第二次推理時少了一半的人,但講金魅故事的漢人還是跑來聽了,而且一直對我們的推理提問,當下我很期待他說謊提供假證詞,這樣我就可以使用能力確認真假,一旦我們得知對方提供假證詞兩次,就可以永久把他驅逐推理時間!但他只是一直反問,都不說謊,而且我第一次要用能力時太興奮,整個漏餡。

結束推理之後,我很擔心會因為能力暴露而被殺掉,但幸好想殺我的人也顧慮子爵與加賀警官的反應,所以我整場都沒有被攻擊!

雖然如此,平靜的日子還是結束了,大概過了遊戲時間一半後……大亂鬥開始了!先是船工開始追殺人,接著也發生零星的衝突,就在大家圍過去湊熱鬧時,管家對洋行社長進行遠距離攻擊,雖然被長翅膀(?)的保鏢擋了下來,GM卻說管家的飛刀可以六連發,所以他能繼續攻擊,管家就這樣一邊抵擋保鏢與警官的攻擊,一邊把社長殺了,最扯的是,GM說他順利逃離被眾多警察封鎖的現場……原來管家跟保鏢一樣是妖怪啊~什麼!?管家只是武功高強的一般人!?????

由於保鏢現出妖怪原型,超自然點數突然飆高到危險程度,眼看金魅就要出來了,社長卻突然復活,造成超自然點數下降……原來社長是神明的化身嗎?剛剛的死亡攻擊讓他神明的靈突破的凡人的軀殼,化開了濃厚的妖氣嗎~事後知道完全不是這樣,但GM沒多做說明,大家也沒特別去過問,社長也……像沒事一樣繼續進行遊戲。

「現場玩家已經無視常理了!」GM驚呼。

 

後來現場略為膠著時,媽祖的使者突然說:「媽祖說棺材下有東西,我掀開發現底下有另一具屍體!」

瞎秘!!!我剛剛翻了兩角,結果是要把押著的石頭拿起來,翻中間才會看到說明卡片!!可惡啊!

最後時間不夠了,雖然我們沒解完最後一個謎團,仍舊召開推理,可是子爵一直說他有個疑點解不開,我只好說:「不要管真相了,你說了算!只要你說的像真的就好。」可惜最後還是被提出質疑而無法完全解開最後一個謎題。

這場我們沒有成功阻止金魅誕生,但我們解開了兩個半的謎團!那缺少的半個是我們講錯關鍵手法實施地點,但沒人反駁,所以推理通過XD

 

這遊戲真的很好玩,不過搶手程度也不用我再推給朋友了,希望能快點玩到新遊戲XD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的話,歡迎點擊下方按鈕為我拍手五下~

回饋由LikeCoin基金會出資,您只要註冊/登入帳(FB、Google帳號皆可)即可拍手贊助。

我不敢看自己寫的東西

2 個回應

  1. Amy表示:

    我玩別場扮演的就是上杉子爵,玩到後來真的很氣,環境布置很陽春我其實沒有太大惡感,但遊戲規則亂七八糟又動不動打斷,到底要不要讓人好好推理…最後我們那場的玩家全部都在用超能力互相攻擊,回家之後也是一直在群組裡靠北各種不合理。我氣到跑去國外玩了比較正經的LARP才覺得平衡一點。

    • 浩剛表示:

      辛苦你了,我覺得金魅還沒有發展成熟(以我玩的時候感覺),很吃玩家與遊戲的相性,若沒有經過適當的問卷把人放對角色,造成玩家行動超出官方預期,玩起來應該很痛苦。而且人多玩起來難以控制,很吃GM即時控場能力。

      我有預期這會出現超自然對決,所以比較沒什麼不滿,他們打他們的,我推理我的,會後聚餐我才知道有人打的火熱XDDDD

      此後我也玩了較經典的「謀殺之謎」類LARP,是很不同的體驗,通常約8人左右,像是Death by Chocolate、Death Wears White、Way out West的中國盜版(隋唐大運河),都很有趣。

      方便詢問您在國外玩哪個LARP嗎?
      (一般我們玩的都是只能玩一次的LARP,不曉得除了「Witcher School」外,是否還有那種可遊玩多次的LARP。)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