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族 第三冊 公牛與魔法劍

龍族第三冊封面(舊版)

書名:龍族(第一部)朝太陽奔馳的馬
作者:李榮道
譯者:王中寧
出版:第三波、春天出版社

喔!偉大的冒險家修奇。
在艱困的冒險中,依然四處留情……

文案的風格好像跟譯文差不多XD

第三冊的前面是接第三篇,也就是神臨地那邊的故事。

事情的真相也在這裡解開。嘆氣~人類總是會這樣互相爭鬥,也沒什麼好說的。

第四篇,也就是所謂的公牛與魔法劍,這可真是出乎意料啊!

唉呀……想不出心得了……

最近越來越墮落了,腦筋也越來越鈍,看來應該要讀讀書了……我是說讀讀學校的書。

啊!還是一樣惡搞啊!之前神臨地的地方竟然讓純潔的巫師得性病、魁武的戰士得產褥熱!

重點是……為什麼等盜賊的時候,伊露莉要從那裡出來!還很正經的說:「沒有生殖行為……」

公牛與魔法劍有比較多的所謂哲理的部分。貼一段出來。

「那些都是那個女人做的。我們只不過是那個女人的護衛。我們只不過是在那裏建了個秘密基地,然後等待她的到來。」

「在審判的時候,你們沒阻止,就必須視作共犯。應該算是犯了幫忙的罪吧?」

溫柴直視著我,說:

「這話雖然對,但也不對。很多事情,我根本碰都沒碰過。我不可能為世界上所有的事情負起責任。在我聽來,你因為是遠離戰場的西部林地居民,所以對拜索斯跟傑彭的戰爭幾乎毫不關心,就這麼生活著。但是如果傑彭入侵了拜索斯,將你的故鄉夷為廢墟,你們國王以沒有阻擋我國入侵的罪名要將你處死,你會怎麼說?」

「你要表達的就是,在底下的人只不過是棋盤上的一顆棋子,出問題時卻都是這些人先送死,是吧?」

「這不是很冤枉嗎?」

「完全不會。」

「……你說說看理由是什麼。」

「如果要用這種思考方式繼續想下去,搞不好我不能像老鷹一樣飛,也會覺得很冤枉。我不能像魚一樣在水裏呼吸,也會覺得很冤枉。」

「你不是老鷹,也不是魚,你是人。你們的國王、貴族、將軍,也都跟你是一樣的人。同樣都是人,為什麼只有底下的人要付出代價?我也是人,派我到拜索斯來的長官也是人。但是我只因為這個命令來到這裏,卻因此而死,然後我的長官又開始培育另一個間諜,到現在還肚子飽飽地過他的好日子。比起我來,那傢伙不是更壞嗎?」

「都是一樣的人?哈!真可笑。」

聽到我的回答,溫柴做出了訝異的表情。他指著自己的身體說:

「我怎麼不是人了?」

「只有笨蛋才會講這種話。說什麼大家都是一樣的人。嘿,這世上哪里有一樣的人呢?把其他人都放進跟自己相同的模式來理解,世上沒有比這個更愚蠢的事情了。用你這種想法想事情的話,很容易就會罵起那些皇族跟貴族。『媽的,一樣都是人,為什麼我早上起來只能吃粗麵包配碗水,那些傢伙卻有美女在服侍,吃著山珍海味。』如果你真因為這樣覺得委屈,就自己去建個國家當國王。如果嫌麻煩不想做,那就給我閉上你的嘴,乖乖坐著。」

「你居然說什麼……嫌麻煩?」

「難道不麻煩嗎?如果按照你的說法,每個人都是一樣的人,那你也可以像傑彭國王一樣變成國王啊?雖然我不知道你們是不是把領袖叫做國王啦。如果你有這種能力,又不去做,不是嫌麻煩是什麼?」

「是因為嫌麻煩才不做的嗎?是因為不可能吧……」

「哎唷。你現在又忽視人都是一樣的這件事了。你這種說話方式真差勁。發牢騷的時候,就說人都是一樣的,拿你去跟那些人比較的時候,你又說自己跟他們不同了。不管是誰,被拿去跟別人比,結果受到批判的時候,心情是不會好的。要用相同的方式來看。如果你說人都是一樣的,那你就去這寬闊大地的一角,建一個國家嘛。現在你應該想問我為什麼不這麼做吧?」

「我是很想問沒錯。」

「我不做,是因為嫌麻煩。我繼續當賀坦特領地未來的蠟燭匠,是更舒服的。因為我沒有野心,所以才能如此。有時候我也會有想當貴族的心情,可是我畢竟是不會去當的。然而不會有人罵我說——這只不過是沒有野心、沒有能力之人的自我安慰。『哼,你雖然有野心,可是沒能力,所以卑屈地將自己合理化了,不是嗎?』這不是很愚蠢嗎?那些人大概認為野心是人類的本能。他們自己因為野心,冒著生命危險汲汲營營,所以就認定別人也都是如此。那些傢伙根本無法瞭解別人。哎,一般來說,成為國王、英雄的都是這種人,所以那又怎麼樣呢?如果那些英雄要罵我無能、卑下,我會要他們去做蠟燭看看。然後我會對他們說:『你居然連根蠟燭都不會做。那應該把你丟到市場的一角去活活餓死。』這樣他們應該會很生氣吧?但是那些英雄似乎真的沒有能力靠自己的雙手養活自己。他們有的只是因為無限的野心,而能夠成為國王,去使喚他人的能力。我沒有這種野心,反之,我卻能夠用自己的雙手糊口。」

 

裡面首先提到的,便是責任的問題,這段我沒有很仔細的看,因為他的觀念跟十二國記中所表達的差不多。

記得十二國記的祥瓊,她原本無憂無慮的在宮廷的身處與父母同樂,年紀尚小,似乎不需要管父母做了什麼事情。事實上,她的爸爸,也就是芳國的王,他用苛政想要整頓芳國,卻只是讓許多人民因為小事而失去生命;其母則是將所有比自己美麗、條件比自己好,甚至小孩比自己的好的那些女人,通通都解決掉。

祥瓊應該負什麼責任嗎?她認為自己只是小孩,被父母在宮廷深處保護,她自然不需要負任何責任。事實上,月溪在她面前殺了她父母,並將她送到平民的里,讓她隱姓埋名,過過一般人的生活,最後她受不了了,不小心說出自己的本名,結果就被憤怒的民眾要處以私刑。此時,她仍不明瞭為何自己會接受這樣的處罰,認為這些人都搞錯了。
後來樂俊說了,祥瓊身為公主,就不能以年紀小來當做藉口,她的身分與她所享受的事物,她就必須承擔應有的責任。

想起恭國的珠晶也是一樣,她是個很強調責任的王,她總是對事不對人,當祥瓊質疑為何她可以穿代那些珠寶、享受別人伺候時,珠晶很生氣的表示,她之所以可以享受這些東西,是因為她背負著比祥瓊重上很多倍的責任。這不是很像小時候對於大人可以晚睡不諒解,是一樣的情況嗎?因為大人承擔比我們重的責任。

不過這些似乎跟修奇與溫柴的對話沒有太多的關聯。其實我看到那段時,我第一個想到的是《風之萬里‧黎明之空》後面所提到的。人們因為害怕而不敢起來反抗,只會自艾自憐,甚至還會怪那些起來反抗的人……人就是這樣,那些人其實都要負起責任,並不是平民就沒有責任(真是一言難盡)。

 

之前有打過一篇十二國記的心得,所以我應該持之以恆,繼續打下去啊!

另外,今天跟網友聊了地海一下,果然沒錯。

我們提到龍族二賣不好,似乎是因為裡面的哲理比第一部深很多,造成很多人看不懂,所以賣不好。如果這樣的話,地海怎麼辦呢?

她說:「地海跟其他商業取向的歐美奇幻比起來,也是叫好不叫座。誰比得上地海有哲理?」

我在螢幕前猛點頭。

地海不愧為經典,我會持續尋找地海支持者的。

喔!龍族真的不錯看,已經打算把他全部看完,只是時間上需要安排一下。

不過說穿了,龍族還是那種有商業、娛樂性質的小說,除了叫好,一定還會叫座!難怪現在還是很多人有看想看

都看了龍族,是不是也該看看傳聞中一樣富有哲理、令人感動的符文之子呢?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的話,歡迎點擊下方按鈕為我拍手五下~

回饋由LikeCoin基金會出資,您只要註冊/登入帳(FB、Google帳號皆可)即可拍手贊助。

我不敢看自己寫的東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