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門町看《香水》

12 個回應

  1. 藍色雷斯里 說:

    完全沒有嗅覺的話.味覺也會變遲鈍喲!!
    嗅覺可以說是最直接的感覺了.神經末梢直接就是受器……
    心理學上還有神奇的 "嗅覺記憶".
    嗅覺可以喚起過去對於氣味的回憶喲!!

    說來說去.似乎少掉哪一種感覺都會很辛苦……

    • 管理员 說:

      我記得白羅跟劉墉都有提到味覺跟記憶的關係。
      大腦是個神秘的地方,看過《錯把太太當帽子的人》還有Dicovery的一些影片,我對大腦這塊奇蹟之地充滿了好奇。

  2. 麻衣 說:

    嗯,
    是這樣的話我也該先看小說才對= =

    哈哈
    老實說我有點怕殺人取味
    或是殺人取血的故事
    那些都是很恐怖的代價
    老實要我說的話
    我還真希望
    他可以把這種力量
    這種索求
    這種知道自己對味道的在意
    可以稍稍被控制
    而不是殺人之後
    知道對方的味道與一切人世的損失

    我是很同情主角啦

  3. 麥麥 說:

    看得時候,最多的其實是心憐。

    他只是想要一份愛的存在罷。

    卻是那樣難呢。

    我想我永遠不會忘記,在那個廣場,

    帶著絕頂香氣的手帕,緩緩帶走所有人視線時,

    葛奴乙臉上的神色。

    • 管理员 說:

      嗯,廣場那一幕真的撼動我心。
      我可以理解他的想法,但卻無法體會他的感受,當下他明白了許多事情,也想起了許多事情,然而他已經失去了太多,做錯了太多。
      我不知道他是否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反正對錯只是人們約定成俗罷了,但至少他是個轟轟烈烈的悲劇角色,了解他自己永遠無法完整。
      看完真的很失落。

  4. 藍色雷斯里 說:

    (在 2006年12月17日14:06星期日)
    完全沒有嗅覺的話.味覺也會變遲鈍喲!!
    嗅覺可以說是最直接的感覺了.神經末梢直接就是受器……
    心理學上還有神奇的 "嗅覺記憶".
    嗅覺可以喚起過去對於氣味的回憶喲!!

    說來說去.似乎少掉哪一種感覺都會很辛苦……

    • 浩剛 說:

      (回覆於 2006年12月17日21:31)
      我記得白羅跟劉墉都有提到味覺跟記憶的關係。
      大腦是個神秘的地方,看過《錯把太太當帽子的人》還有Dicovery的一些影片,我對大腦這塊奇蹟之地充滿了好奇。

  5. 麻衣 說:

    (在 2006年12月18日21:58星期一 評論)
    嗯,
    是這樣的話我也該先看小說才對= =

    哈哈
    老實說我有點怕殺人取味
    或是殺人取血的故事
    那些都是很恐怖的代價
    老實要我說的話
    我還真希望
    他可以把這種力量
    這種索求
    這種知道自己對味道的在意
    可以稍稍被控制
    而不是殺人之後
    知道對方的味道與一切人世的損失

    我是很同情主角啦

  6. 麥麥 說:

    (在 2006年12月23日20:58星期六 評論)
    看得時候,最多的其實是心憐。

    他只是想要一份愛的存在罷。

    卻是那樣難呢。

    我想我永遠不會忘記,在那個廣場,

    帶著絕頂香氣的手帕,緩緩帶走所有人視線時,

    葛奴乙臉上的神色。

    • 浩剛 說:

      (回覆於 2006年12月23日22:02)
      嗯,廣場那一幕真的撼動我心。
      我可以理解他的想法,但卻無法體會他的感受,當下他明白了許多事情,也想起了許多事情,然而他已經失去了太多,做錯了太多。
      我不知道他是否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反正對錯只是人們約定成俗罷了,但至少他是個轟轟烈烈的悲劇角色,了解他自己永遠無法完整。
      看完真的很失落。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