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魘》:中年二流女巫成長故事

龍魘中文封面

書名:龍魘 Dragonsbane
作者:芭芭拉‧漢柏莉 Barbara Hambly
譯者:段宗忱
出版:奇幻基地

自從看了灰鷹的〈平凡的魅力:《龍魘》導讀〉,我便一直期待這本書。

我們的「屠龍勇士」是個其貌不揚、滿頭亂髮的中年學究(還戴著厚框眼鏡),對養豬遠比殺龍要感興趣。女主角則是三十七歲的二流女巫,只想運用自己極 其有限的天賦為村民療傷治病,藉由靜坐冥思獲得心靈安寧,如此而已。她為他生了兩個孩子,放棄了更高深的魔法修為,卻連個名分都沒有。漢柏莉還為他們取了 兩個菜市場名:「約翰」和「珍妮」

from 灰鷹〈平凡的魅力:《龍魘》導讀

歌謠中英勇屠龍、被人稱為「龍魘」的約翰.愛弗辛,理當是個驍勇善戰,身材壯碩、挺拔的英雄,但事實上正如灰鷹描述的是個中年學究,書中一開始更講明他根本不想屠龍,之所以會做那種拿性命當賭注的事情,純粹是為了保護其領土的居民。

為了保護人民而使用毒藥偷襲巨龍的領主啊,這讓我想起《刺客正傳》中來自群山的柯翠肯,他們具有領導權力的王室家族,自小就接受犧牲獻祭的教育,當人民需要他們,他們會挺身而出為人民犧牲。


言歸正傳,這本書讀了開頭便會想繼續讀下去,因為劇情流暢,不會草草帶過,但也不會花費太多時間在同一處。

不過到最後四分之一的地方,敘述從外在轉為珍妮的思緒,似乎就沒有這麼易讀了。

不過我並不覺得那些自省的思緒是多餘的,因為我認為主角是珍妮,而本書就是中年二流女巫的成長故事(為什麼腦中想起恬娜跟恬哈弩啊),從一開始我們知道珍妮週遭事物與她日常作息,直到她開始成長而我們得以窺伺她內心世界,我似乎可以理解她的疲憊、嫉妒、痛苦與喜悅,瞭解她每個舉動的原因,知道她是個怎樣的人。

除了《刺客正傳》,本書也讓我想起《地海傳說》系列,或許只要有「真名」我都會想到吧XD

巫師的法力是內斂的,要真正掌握事物就必須瞭解其真名,一旦掌握真名便擁有控制的力量。而要知曉真名,便要從閱讀古籍、背誦歌謠來傳承,至於文字語言記載之外的,便從每日冥想來發覺。力量來自自己體內,所以巫師倚靠冥想來挖掘自己的力量,但我們的珍妮深愛她的丈夫與小孩,怎麼可能把時間都花在這上面呢?

記得開始沒幾頁,加雷斯就詢問珍妮為什麼不丟個火球或將敵人變成青蛙,雖然珍妮幽幽地說自己能力不足,但我想到的是《魔戒》中的巫師。

國中看魔戒時,我也不解為什麼備受尊崇的巫師總是不使用魔法,打鬥時不會丟火球,更不會瘋狂打雷,甚至直接爆掉敵人。後來逐漸瞭解也接受這種巫師,這種與一般人不同的巫師,他們追求知識與力量,但卻比我們更貼近大自然。

或許因為我早已接受這種巫師形象,所以珍妮在追求知識、力量與享受愛情、親情上的掙扎我多少能體會。


若要說我對這本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大約有兩點。

首先就是人物正邪太鮮明了點,好人很明顯就是好人,可以對他們放心,除非他們愚蠢到做了傻事(我沒有影射某王子),壞人就是喪心病狂到令人做噁的妖孽(我沒有影射某國王情婦有點平板)。

再來就是後段敘述轉變太大。或許不該這麼講,不過從前段的流暢到後來濃濃的描述,的確是讓我的閱讀速度減慢。話雖如此,我還是喜歡後段內在的描述,我真的可以跟著珍妮的思緒流動,只是讀多了真的有點累。

雖然這本書開頭跟主打都是還原「英雄」原本的面目,甚至掌握奇幻小說魔法元素的女巫還是個需要慢慢編織咒語的二流女巫,但書中仍不時出現我相當喜愛的老套文字。

接著,她彈起古老的樂曲,其中的韻律蘊含著永恆的海潮退湧,既有著令人心身撕裂的悲傷,也有著宛如仲夏夜中隱約傳來星辰旗幟在風中的拍擊聲,能呼喚出靈魂的喜悅。

不過最後有一句真的很棒,非常適合放在結尾。

我們都會改變我們碰觸到的事物,無論是魔法,或是力量,或是另一條生命。

一切都改變了,不論是好是壞,是開心或痛苦,每個人都變了(可憐的龍,被珍妮傷透了心)。

對了,上述兩點我雖然不滿意,但是仍舊瑕不掩瑜。可是有一點實在是與兩者等級不同,那就是封面!我拖到現在才買,就是妄想它會換封面!

外國的封面多美啊,讓我想起美麗的《諸神之城:伊嵐翠》。

龍魘-中文封面伊嵐翠-中文封面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的話,歡迎點擊下方按鈕為我拍手五下~

回饋由LikeCoin基金會出資,您只要註冊/登入帳(FB、Google帳號皆可)即可拍手贊助。

我不敢看自己寫的東西

3 個回應

  1. March表示:

    《魔戒》的巫師不用魔法,確實讓我困惑了好久,好在看了這篇分享,真是受益良多。
    國外的封面果然做的好看多了。那真的是 Dragon, 台灣的就像是 Dinosaur。整個神話的部分都被降低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