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 咖啡店奇特的相遇

外頭的綿綿細雨逐漸轉為傾盆大雨,而我早在下雨前花了一個多小時來這間咖啡店。不是我閒著沒事做,我活到這把年紀,頭髮已華,兒子跟孫子一個研究時空理論,一個研究哲學,我可是耳濡目染,來趟旅行改變一些人生是一定要的。

咖啡店濃郁的咖啡味令我精神逐漸渙散,這點我一直搞不懂,別人都是喝咖啡提振精神,我卻總是在睡前喝杯咖啡入睡,好像我對咖啡因有免疫力似的,而且喝了那麼多年,我既沒有心悸手也不會抖,而且每個人看到我都說我很有精神,有些還說我依舊很有魅力,可以釣個小伙子代替天上的老伴,真是愛說笑。喔!再想下去我一定會睡著,要坐我對面的人怎麼還不出現呢?

我隨手拿起明日報閱讀,以解睡意。報紙的民眾版有人預言男人將可懷孕,我不禁摀嘴一笑,想不到這些人那麼有先見。就在我竊笑之時,一位女子在我對面坐下來,對著空白的筆記本發愣,我和藹地問她:「小女孩,有什麼煩惱嗎?」她一臉吃驚地看著我,想必是對「小女孩」一詞感到訝異,但我年紀也有她的兩倍半左右,稱她小女孩應該可以吧?

「婆婆,沒什麼事,只是有點心事,有點緊張。」對面的女孩擠出一抹微笑。

「說出來給我這個老太婆聽聽,這樣會比較舒服。」我停下來看一下,在她要開口的時候馬上接著說:「我老伴死了好久,兒子在國外大學教書,孫子也到什麼哈佛唸書,我老人家沒事就上上教會,或者到醫院當當義工。我相信每個人的相遇都是緣份,每句話都是心靈的橋樑,我很珍惜與每個人的相遇。喔!我姓郝,妳呢?」

「郝婆婆,您人一定很好。」她又對我露出一抹微笑,眼神中的信任準是要對我透漏心事:「我也姓郝喔!」

「那麼巧啊!搞不好我們還是遠親呢!」我擺出最和藹最親切的表情對她說:「妳到底有什麼心事呢?讓我這個郝婆婆聽聽吧。」

「嗯,那您不可以跟別人說喔!」我對她點了點頭,她接著說:「這件事情說來話長。我哥哥的朋友常常跟我們炫耀他的胸肌很硬,結果上個星期發現那是乳癌的硬塊。」

「嗄!」我驚訝地不知該露出什麼表情,這種事情我從來沒聽過,還覺得有點好笑,但我隨即決定以哀傷的面容面對她,並用相當惋惜的聲音說:「那真是太遺憾了,他一定會好起來的,我會為他祈禱。」

「謝謝,其實您不用這麼悲傷,事實上我講這個事要給您笑笑的,我們都拿這件事笑他。而且這跟我緊張的事情完全沒有關係。」

好個郝小姐,跟我一樣年輕的時候一樣愛騙人。

「郝小姐。」她抬頭看了我一下,我覺得時候到了,便告訴她:「我覺得現在是時候跟妳講這件事。其實……我是四十年後的妳,特地回來跟妳講一件事。」

四十年前的我眼睛睜得像牛眼一樣,結結巴巴地說:「喔……喔!真的嗎?我先生會怎樣嗎?」

「唉,我還是不確定要不要說這件事。」我一臉為難又無奈地看著四十年前的我。

「喔!您一定要說,拜託!」那個四十年前的我一臉快崩潰的樣子,害我只能趕緊說出那件事。

「不要緊張,不要緊張。其實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只是要跟妳說……」我又看了她幾秒,微笑著跟她說:「妳不用那麼緊張,我只是跟妳開個玩笑,讓你放鬆而已。」

郝小姐,整個人像洩了氣的皮球把背靠回椅子上,我則靠上前問她:「妳剛剛說你先生怎麼了?」

「婆婆,妳真是嚇死我了!害我以為我先生跟寶寶不保了。」

「妳有小孩啊?幾個呢?」我好奇地問。

「我還沒有小孩,這就是我緊張的事情。」她喝了口剛剛送來的咖啡,向我靠過來小聲地說:「我先生在旁邊那間大學附設醫院研究藥物,他們在研究讓男人身體可以存放嬰兒的藥物跟手術,但是院方不願意補助,所以研究小組決定抽籤決定實驗對象,結果我先生在去年中了樂透貳獎後,因為手氣太好這次抽籤竟然抽中頭獎,所以他要懷我們的小孩。」

我聽到這裡超想拿鏡子看一下自己,因為我好像完全符合「目瞪口呆」這四個字。

「那什麼時候要做手術?藥吃了嗎?」我突然想到好多問題,不知道該先問哪個。

「事實上手術已經做完,而且他已經懷孕九個多月,現在正在醫院待產。」她突然緊張地補說:「他們把人清空,秘密接生。你知道懷孕的男人多煩人嗎?我再不出來透個氣,我大概會不想懷孕。」

「天哪,這真是我近七十年來聽過最刺激的事情,我已不需此生了!」我興奮地跟她說。

「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她話還沒說完,皮包內手機聲一響,手機已經在她耳邊了。她起身對我一笑,說:「要剖腹生了,我要趕快去陪他了,謝謝你婆婆。」

她的身影在門關起來時消失了。一個小時的公車並沒有白搭,如果那位郝小姐沒有騙我的話。我想起明日報的民眾版的那則文章,或許在我有生之年可以看到小孫子懷孕了!我要趕快回家勸小孫子懷他女友的小孩,男人就是該嘗嘗懷孕的滋味。我拿起皮包就要出去,結果被店員叫住。

「婆婆!您忘了付錢。」一個年輕的店員妹妹跟我說。

「喔!抱歉抱歉。」我從皮包拿出一百五給她:「不用找了,剩下的當小費。」

「不好意思喔,婆婆。錢不夠喔!剛剛那位小姐的咖啡是一百二,一共是兩百五。」店員突然想到什麼地說:「剛剛那位跟您坐在一起的小姐說您是她外婆,會幫她付錢。」

我的臉一定比剛剛的「目瞪口呆」還要更呆,或者說是「怒髮衝冠」比較恰當吧。我決定還是先不要跟小孫子講這件事好了。


已經江郎才盡?我到處問別人意見,最後決定寫男人懷孕的事情。寫完時已經離期限只剩十分鐘,而且內容充斥著對話。

一切都是因為下午看了阿諾史瓦辛格演的《Junior》,臺灣片商依照慣例取名為《魔鬼二世》。大意是說他們研究讓男人懷孕的藥物,然後讓阿諾偷拿女同事的卵子受孕,結果發生的一些事情,小孩有順利(剖腹)生下喔!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的話,歡迎點擊下方按鈕為我拍手五下~

回饋由LikeCoin基金會出資,您只要註冊/登入帳(FB、Google帳號皆可)即可拍手贊助。

我不敢看自己寫的東西

2 個回應

  1. 藍色雷斯里表示:

    讀了三篇下來.
    每篇的風格都不同耶!
    真是才華洋溢的新興作家XD

    之前Times有一個未來男人懷孕可能性的專題.
    封面就是電腦合成的懷孕男人照片…
    感覺還挺有意思的

    • 管理员表示:

      你的稱讚是真的嗎?讓我好高興喔!
      我剛剛打完一篇文章,現在要去實現一天一篇的諾言了。先去找靈感再說,昨天十點四十動筆,在不斷分心下於十一點四十八分完成。現在還有三個小時可以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