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 釀

今早打開窗戶,迎接我的是灰濛的蒼穹,僅有細絲般的陽光微微透出,然而昨日此時早已豔陽高掛,想不到後母般的春日如此難以捉摸。我特地到廚房角落看看那酒罈,果不出我所料,原本應該積滿灰塵的酒罈似乎給父親擦拭過,但此刻他卻不見人影,家裏只有我跟人在客廳的妹妹。父親反常也就算了,妹妹竟一個人悶不吭聲地坐在客廳看電視,她記得今天是大姊結婚之日嗎?「扣扣!」父親隨意地敲了門就回屋裡,彷彿沒有看到在客廳的我們,逕自走到廚房抱出那酒罈。

「妹妹啊,今天是你姊結婚的日子喔!這罈女兒紅釀了二十多年了,今天終於可以發光發熱了!」父親邊說仍舊一邊不斷擦拭酒罈都不抬頭,並繼續說:「我等一下要拿去姊姊的婚禮上,你就跟哥哥在家裡等一下吧。」

妹妹突然關掉電視,走到父親面前看著他,時間宛若停止,兩人靜默了好一會。在這短暫的時刻,外頭原本灰濛的天空煞地被陽光劃破,透過窗簾投映在父親與妹妹的臉上,原來兩人不知何時已抬起頭相望。

「我知道姊姊再也不會回來了,她已經永遠離開我們了。」妹妹冷靜而平板的聲音越說越激動,甚至伸手拉著父親的肩膀大喊:「但是我一直都在這裡陪你啊!為什麼你都不看我一眼?你不愛我嗎?」

我們好像從來沒有正式地跟妹妹談過這件事情,畢竟她年紀還小。「你大姊去很遠的地方了。」大人都這樣跟她講,至少我看到的是這樣。大姊車禍的消息嚇壞了大家,聽說是給未來姊夫吳哥哥載的時候,被闖紅燈的卡車輾過。姊姊生前曾說她的婚禮要精巧而夢幻,她的喪禮要莊嚴而簡單。父親的確給姊姊辦了個簡單而莊嚴的喪禮,但他仍舊很難過,我也只能安慰他說姊姊是陪媽媽等我們,但爸爸卻說是我們棄她們而去,還堅持不讓妹妹知道這件事情。

妹妹認真地看著父親,而父親則像是被長輩責備似的低下頭。我突然發現妹妹長得跟姊姊好像,那咄咄逼人的神情跟姊姊簡直就是翻版,甚至跟媽媽有那麼點神似,爸爸怎受得了?

現在想來,她們三個女生倒也滿多相似處。聽說媽媽以前又醜又胖,但是隨著年齡的增長卻越有女人味,最後把爸爸騙回家。而姊姊則是國小成績都倒數,一直到高三突然成為黑馬,大學有了媽媽後來的美貌,更成了高材生。怎料這兩位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女生都在這大鳴大放的時候隕落,就像是一罈酒釀到極醇時給人打破,我們除了感到錯愕,什麼也不能挽救。

為了解決這尷尬的場面,我上前拍了拍爸爸的肩膀,輕聲地說:「我們帶妹妹去給姊姊灑花雕吧。」

「不。」爸爸將酒罈放下,看著我跟妹妹說:「這罈酒從你們姊姊出生就釀到現在,它不是什麼花雕,它是你姊姊這一生最美麗的女兒紅。我們去給姊姊敬酒吧!」

我點頭,但內心卻驚訝地想:「要給妹妹喝酒?」

爸爸開著之前要買給姊姊的新車,一路上都沒有說話。我跟妹妹兩人坐在後座,看著窗外的景色從都市步入郊區,從綻放的花朵回到含苞的花萼,就像此時的妹妹,與方才相比像從花朵退回花苞。我們在一處墓園下車,跟著父親來到一座墓碑前,上頭刻著姊姊的名字。爸爸將酒撒了些在姊姊的墓上,並將剩下的分成三杯,我們一人一杯。我將杯子拿到嘴前慢慢喝,餘光看到父親微笑著一口飲下,而妹妹則看著墓碑小口啜飲,我們臉頰漸漸紅潤起來。我們喝下了姊姊的一部分,擷取了她的靈魂,而她正在我們體內醞釀著未知的未來,讓我們渾身發熱,使我們知道她將伴著我們踏上路程。

「再見了,姊姊,我們又要離開妳了。」妹妹偷偷對著墓碑說道,這對父女真是一個樣。


我知道故事看起來很短,而且本Blog的忠實讀者(就是我)應該會覺得很眼熟,因為之前曾以散文的方式寫這個故事。請不要去找出來比較,因為……其實差不多,我甚至有偷偷複製一句。

今天發現微積分不會被當,心情很好,所以不想寫東西XDDDD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的話,歡迎點擊下方按鈕為我拍手五下~

回饋由LikeCoin基金會出資,您只要註冊/登入帳(FB、Google帳號皆可)即可拍手贊助。

我不敢看自己寫的東西

2 個回應

  1. 藍色雷斯里表示:

    唉.雖然很想寫小說.
    但是真的很缺靈感!
    各種題材(愛情/武俠之外)都想嘗試

    雖然推理劇想好了詭計.
    但是要小說化的重要關鍵是情節懸疑張力的設計.
    伏筆的埋藏技巧.
    還有很重要的人物設定
    目前就是卡在這些地方~

    離夢想越來越遠了T_T

    • 管理员表示:

      東西讀多了就會想要寫寫,朱光潛《談文學》一書中的〈寫作練習〉有提到閱讀跟寫作的關係。

      我很喜歡克莉絲蒂的小說,因為「情節懸疑張力」夠,人物設定有一定的程度卻又不會複雜到我不能理解。往往就是平常的想法,對案情產生了不小的影響(有好有壞)。

      之前有瀏覽過你那篇《蠶魘》,我會找時間看完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