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個水果茶包也能想起小時候

突然想寫點事情,才發現許久未動筆,自己好像失去書寫、敘事的能力了。

前幾天泡了同學兼學姊送的Twinings茶包,隨手挑了Cranberry口味,想說可以一邊喝一邊聽小紅莓的音樂同時用電腦,現在回想真佩服自己能有如此做作又天真的想法。

Twinings茶包

泡好後我趁熱用力嗅了一下,突然覺得自己好渺小、很需要人照顧,好像這杯茶是爸媽叫我喝的……這是我小時候感冒藥水的味道。

 

早已想不起來是幾歲前的事,也記不得當時是在臺灣北部、南部還是外國。只記得媽媽把藥水倒進小小的量杯裡,要我一口喝下那不知是黑色還紫色的液體,雖然不難喝,但濃郁的味道深深烙在心中。

接著我又想起幾周前泡藍莓口味的茶包時,也有類似的感覺,但那是不是感冒藥水,而是口香糖。確切時間我也不記得,可能是國中時很常吃藍莓口味的口香糖,在那之前對藍莓也沒什麼概念,所以喝茶的時候感覺好像在喝液態口香糖……

似乎幾個月前也有類似的事情發生。那天爸爸興奮地從冷凍庫拿出在costco買的哈密瓜口味冰棒,我吃一口又回到小時候,不過不似感冒藥水那種幼小脆弱的感覺,倒是產生一種毫不必要的抗拒感。當然不是想起哈密瓜口味的飛壘口香糖,而是更小更小時的水果口味牙膏!媽呀,吃這冰好像在含冰凍牙膏一樣,好恐怖。

看來要預防小朋友長大愛喝可樂、吃炸雞、薯條,可以小時候就給他喝可樂口味的藥水,藥粉做成炸雞口味,還可以串通醫生洗牙時噴點薯條香精!

 

想不到小時候的味道我到現在都還記得,趁這種感觸淡忘前來看《失蹤時刻》應該很不錯吧XD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的話,歡迎點擊下方按鈕為我拍手五下~

回饋由LikeCoin基金會出資,您只要註冊/登入帳(FB、Google帳號皆可)即可拍手贊助。

我不敢看自己寫的東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