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巫與幻獸》:絢麗深層的愛

女巫與幻獸 中文版封面

書名:《女巫與幻獸》The Forgotten Beasts of Eld
作者:派翠西亞.麥奇莉普 Patricia A. McKillip
譯者:陳敬旻
出版:繆思出版

1975年獲得首屆世界奇幻獎最佳長篇小說

少女悉貝承襲父親的魔法,獨自居住在艾爾德的山上,她擁有召喚神祕魔獸的能力,在她的世界裡,只有這些動物們和魔法,與世無爭。直到一天,陌生的年輕王子夜半前來託嬰,允諾的悉貝怎麼也沒想到,多年後,嬰孩複雜的身世,竟打破了她寧靜與單純的生活,她被牽扯進塵世中的糾葛與凡人的情感衝突,走進另一個不一樣的世 界……

說是心得,其實比較像是節句子抒發感想

 

悉貝(Sybel)承襲了父親與祖父留下來的古代幻獸。

巨翼金眼的「特里施的黑天鵝」、紅眼白牙的野豬「悉林 Cyrin」、綠翼龍「垓德」、獅子「固勒」、巨大的黑貓「莫瑞亞」、藍眼獵鷹「特峨」。

這些動物原本都會說話,但都已忘了,只有悉林記得如何言語,其他動物則在內心與悉貝交談。

 

書中的顏色很豐富,讀來覺得夢幻,像是悉貝象牙白的長髮,悉林銀白色的鬃毛。

其實這本書說穿了,不是什麼新奇的讀物,有的是老套的情節,但是讀來卻又令人身陷其中,而譯者的文筆恰合我的胃口,所以沒有像「向達倫大冒險」一樣被我打入冷宮。

內容大致上就是悉貝跟這些幻獸住在山上很多年,直到一天夜晚,一個男人(柯倫)帶著嬰兒出現在她門前。原本悉貝叫特峨直接把那個陌生人丟到山腳(就是殺死他的意思),但特峨堅持悉貝應該聽完那男人的話再決定。

原來他手中的嬰兒是她親戚的小孩,這事可要推回好幾年前,她爸爸恣意將領主的長女呼喚到他身邊(怪那女的騎馬經過那座山),幾個月後生下悉貝便死了。如今起了點戰爭,這小孩的身分讓他有危險,所以請悉貝這位「親戚」代為照顧。

悉貝從來沒有跟人相處過,什麼都知道的野豬悉林跟她說:「妳要先接受愛,才能施與愛」(p.21)。

悉貝聽悉林的話,求助於瑪耶嘉(Maelga),其中有一段對話如下。

「我不怕人,他們都是傻瓜。」
「哦,孩子,但他們在愛恨之時就可能強大無比。妳父親,他以前跟你說話時有沒有給妳取名字?」
「我是悉貝,但是妳不用問也知道。」
那雙灰眼微微一瞇:「哦,是啊,我的鳥到處都是……但是用來稱呼的名字,和持有人最終給予的名字還是不同。你知道的。我的名字叫瑪耶嘉,那小孩的名字呢?妳願意把那名字送給我當禮物嗎?」 (p.26)

這裡頗有「地海」與「陰陽師」的味道。我們平日稱呼別人的名字,跟對方告訴我們他的名字是不同的。就像暗戀一個人,知道他的事情、資料,但又如何?當他說出自己的名字,「願意」讓你叫時,那感覺才是真正地知曉他的名字。

又有一段,完完全全可以對應到日常生活。柯倫請悉貝碰到危險時找他過來…

「如果我需要你,我會召喚。」
他鬆開她的手,微微一笑:「那我會來。」
「但是我可能不會,反正,如果我要你來,我可以召喚你,你別無選擇一定要來。」
柯倫嘆了口氣,耐心說道:「我願意來,這樣就有所區別了。」
「有嗎?」悉貝因微笑而瞇起了眼,「柯倫,回到生活的世界吧,那才是你所屬之地,我可以照顧我自己。」
「或許吧。」他收攏手裡的韁繩,將坐騎轉向蜿蜒而下至曼鐸的路上,接著回頭看她,眼睛是清澈的山泉色。「但是有一天妳會發現,有人願意在你召喚時過來有多好。」
(p.54)

多少時候,當我們需要別人的陪伴時,是獨自一人。一對愛人身隔兩地,為何最後卻投入他人懷抱?因為需要陪伴、需要溫暖、需要擁抱時,對方無法給予。平日相處總不覺有何特別,等到分開時,對方聽不到自己的聲音時,沒有樹給風吹時……

然而有一段,讓我看了猛點頭。是當時的小嬰兒(譚龍),如今已成青少年,甚至回到山下紛擾的世界找爸爸,當他回山上找悉貝時……

「我知道,可是惴德不會讓我來的,而且我想看妳,我要知道……要知道妳……妳還……」
她微笑:「要知道我還愛你,對不對,小譚?」她低語,他點頭,略帶委屈的嘴一彎。
「我還是要知道,悉貝。」他疲憊地揉揉臉,「有時候,我還像小孩。」
(p.164)

唉……我們都是小孩,不是嗎?至少我是。但是我沒有勇氣,也懶得問。在家人方面,我相信不用詢問,但在朋友上呢?我有時也想問:「我還是你的朋友嗎?」不,應該是:「你還把我當成好朋友嗎?」內心的不安、疑慮,是否只是表現自己的不成熟?

人是一直改變的動物,外在與內在皆是。書中悉貝與譚龍那母子間的愛是如此的深厚,尚且產生疑問,朋友間又如何呢?

最後,我們來看一段柯倫怎麼解釋他對悉貝的愛。

「我需要你……」悉貝說。
「你更需要洛克和熙尼斯。悉貝,我不懂妳玩的遊戲,妳以為如果我了解妳,就會怕妳?不愛妳了嗎?」
「對,」她低語:「就像你現在一樣。」

柯倫突然攫住她,搖晃她,弄痛她。「不是這樣的!妳以為愛是什麼?像鳥一樣,每逢風吹草動就心驚的東西嗎?妳可以飛離我,高飛到黑暗哩,但無論多遠,妳都會看到我永遠在妳下面,面向妳。我的心就在妳心中。那晚我以自己的名字把心給了妳,妳就是珍藏那顆心或任其枯萎而死的守護人。我不了解妳,我氣妳,我受傷又無助,但我如果失去妳,就沒有什麼能填滿我空洞的痛楚,妳的名字會在我內心迴響。」他鬆開悉貝,她張大眼睛望著他,髮絲飄過臉龐。 (p.247)

山上單純而不食人間煙火的悉貝,最終一步步的踏向仇恨,像是深陷玫瑰叢般,她擁有獨一無二的幻獸們,有著愛著她的柯倫,也有愛著她的小譚,更重要的,他們是相愛的,但仇恨是玫瑰的刺,讓她越陷越深。最後,讓她離開仇恨的不是她自己,不是她的經驗,不是她對別人的愛(至少不是主因),而是別人對她的愛,是柯倫的愛,是譚龍的愛。有時候,我們愛別人是不夠的,我們還需要被愛。

 

最後,請允許我用一個知曉世上所有謎題的銀灰色野豬─悉林 Cyrin的謎語作結。

巨人葛若弗(Grof)遭石頭擊中一眼,該眼向內翻轉,得以直觀內心,最後也死於自己內心所見。

以下是英文版封面
女巫與幻獸 英文版封面1女巫與幻獸 英文版封面3女巫與幻獸 英文版封面2

 

書店介紹與購買:

  1. 博客來
  2. 作者其他書籍

譯者網誌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的話,歡迎點擊下方按鈕為我拍手五下~

回饋由LikeCoin基金會出資,您只要註冊/登入帳(FB、Google帳號皆可)即可拍手贊助。

我不敢看自己寫的東西

6 個回應

  1. 艾日表示:

    這書真的很棒啊…,文字優美到連某兩人在那談情說愛半天我都沒有意見XD

    尤其悉貝是個很棒的人物呢,有冷若冰霜的堅毅也有脆弱溫柔的心靈角落,相比之下柯倫就……有點讓人失望/___\

  2. 浩剛表示:

    話說我之前一直以為是「薄陌若」,直到發現有地方打「若陌薄」,害我以為是我記錯了。
    結果,那是他們怕不小心招喚出Blammor,所以故意唸成Rommalb……
    其實這是我上網查才知道的,而且是查英文網站…

    對了,我這個後知後覺的人,而且很怕麻煩的人,這篇才開始用Flickr,想我左邊的連結中,不少人都是用Flickr。話說,然是個好上手的東西。

  3. jingmin表示:

    我也來拜訪,打聲招呼。:)

    • 浩剛表示:

      啊~其實您不用來我的網誌,而且還看到這篇沒有經過深思熟慮的心得文,害我覺得好懊惱,怎麼沒有先把這篇重寫一遍。
      老實說,從小對於「作家」、「譯者」二詞有著無限想像,但卻從未為此付諸實行。沒有作家流暢(真的不流暢XD)、優美的文筆以及源源不絕的創意,英文更是普普通通。
      我覺得翻譯真的不簡單,信達雅更困難,而那份微薄的薪水更是辛苦。嚴韻在Blog上說翻譯吃不了飯,因為薪水實在不太夠。

  4. Raves vanites表示:

    我很希歡這本書
    我認為這事本充滿智慧的書,著重的重點非在那些怪力亂神上
    人與人相處,並在愛恨之間做出選擇
    Cylin的句子值得反覆深思,也在故事中看到每個人精神層面的成長
    先接受愛,才能給予愛
    一不小心人可能就在愛恨中迷失便失去彼此了~
    本書彷彿是御謎者的迷語一般

    • 浩剛表示:

      這本書很多漂亮且擊中我心的好句子,要不是當時寫心得有節錄出來,我恐怕已經淡忘。

      謝謝您的回覆,讓我可以重溫這些句子,也讓我想再次翻出這本書閱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