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 殺貓

我原本在客廳看六人行(Friends),就在我瘋狂大笑的時候,突然一陣尿意襲來,但我硬憋到廣告才去廁所。一進廁所我就楞了幾秒,原本要大叫的,但想到老公早就去陪上司打小白球,兒子也剛出門去補習,我只好忍住並叫自己冷靜。一隻貓屍卡在馬桶裡面,我趕緊找個塑膠袋,一邊把貓撈進去,一邊想待會是要埋在院子的哪裡。就在我拿著一袋貓屍走到客廳時,門鈴響了,我竟然忘了妹妹要來喝下午茶!門突然「喀咑」一聲打開,該死!妹妹還有我們家的鑰匙,而且門一開就看到我拿著一袋濕淋淋的東西。

「嗨!姊!好久不見啦!算一算也有兩天了,有沒有想我啊?」妹妹邊說眼睛邊往那袋貓屍看去,笑著說:「那是什麼?你要殺雞啊?」

沒想到她神經大到這種地步。我趕忙轉過身走向廚房,袋子拿在前面,背對著妹妹說:「妳猜對了。我本來想要偷偷拿來當晚餐,不要跟我先生他們說喔!」

「妳當我是白痴啊!」妹妹小跑步到我身邊,搭著我的肩膀說:「跟妳開玩笑妳還順著走,那袋怎麼可能是雞,如果有雞長那個樣子,我早就拿去上電視節目了!」

原來她還滿機靈的,這下不妙了,我該怎麼辦?要隱瞞這件事情,還是坦白告訴她?她會怎麼想?

「天哪!」她一把搶過那袋貓屍,拿在眼前大喊:「這是隻貓欸!還活著嗎?」

「牠睡著了啦!」我不耐煩地跟她說,希望她趕快放下那袋貓,喔!不!看來還是要跟她說清楚,不然老公或兒子回來可就不好解釋了。

「唉,其實這隻貓是我剛剛從馬桶裡面撈出來的。」我一邊說一邊想該怎麼接下去。

「野貓怎麼會跑到你們家?」看來她神經還是有點大條。

「妳看仔細,這隻是Pen。」我無奈地說著。

妹妹睜大眼睛,一臉不敢置信的樣子。她端詳了Pen好一會,一臉凝重地說:「應該不是自己掉進去的吧?」

我點點頭,朝廁所那邊比著說:「牠卡在馬桶頸部那邊,除了自己淹死我想不到其他原因。」

「天哪!那一定是沖水後又浮出來的,我猜一定是小宏用的!」她又發出驚嘆了,而且還懷疑我兒子。

「不可能,他才剛去補習班而已。」一定不會是小宏。

「補習班?」妹妹做作地挑了挑眉,挑釁地說:「我剛剛有碰到他,他跟一群看起來像混混的人走進網咖。」

我驚訝地看著妹妹並說:「他沒有去補習?」

妹妹並沒有回答我的問題,逕自說:「你知道會虐待動物的小孩將來會有暴力傾向,而且還有可能成為殺人犯嗎?」

妹妹太小題大做了,我的小宏怎麼可能會變成殺人犯?為了避免他繼續說下去,我趕忙轉移話題,沒想到她完全不給我說話的機會。

「他不但說謊還把貓淹死,做出這些事情不是殺人犯的徵兆是什麼?」她沒有停下來的意思,繼續說:「這真的很嚴重,你要好好管管他,把一隻活生生的貓丟進馬桶,還沖水!這是心理變態!是……」

「夠了!」我已經忍無可忍了,她憑甚麼在我面前批評我的小孩?小宏才不是這樣的人。我瞪著她說:「你不要再批評小宏了,我確定他不會做這種事情,我們趕快把屍體處理掉,就跟他們說Pen跑走就好了。」

沒想到妹妹竟然變本加厲地訓起我來:「做母親的就是這樣。你因為身為一個母親而袒護自己的小孩,清醒點,趁現在輔導他還來得急,等到他長大恐怕就是心理變態了!你真的該好好管管他,別忘了叫他遠離網咖那種容易惹事生非的地方。」

「隨便妳怎麼想,反正我要把這隻貓埋起來,跟他們說Pen失蹤了。妳最好不要搗亂,在我家我自有我的處理方法。」

「不!身為你的妹妹就是要在這種時候挺身而出,你不能袒護你的小孩,這樣下去他的心靈會扭曲,長大會變成心理變態啊!不要怪我一直重複,但是我可以想像他長大後變成殺人魔還橫死街頭!」我想起來了,她非常喜歡看推理小說,這是我跟她不同的地方,她整天就愛胡思亂想,我以前一直覺得她會變成殺人兇手,結果現在她在反控我兒子。

我再也忍不下去了,這個妹妹怎麼腦筋這麼頑固,早知道當初就不要叫媽媽生個妹妹給我,我到底該怎麼處理才好?就在我思索時,妹妹突然開了門就要出去,一邊回頭跟我說:「既然你堅持要袒護那個小惡魔,我現在就是把他找出來教訓一頓!」

「不!」我衝過去轉過她的肩膀,喘了幾口氣後跟她說:「是我淹死牠的。」

「什麼?」妹妹的臉上泛起僵硬的笑容。

「我對貓過敏。」我看著地板繼續說:「我知道這個理由很牽強,可是貓屎很臭,牠又一直打破東西,還搶走大家對我的關心……」我越說越小聲,可以感覺到妹妹抓著我的手腕在發抖。


對不起,我深深體會到「江郎才盡」這個成語,不需要太多的贅字,也不會造成思想僵化,就是這樣。

我不希望對話太多,但這個故事完全是由對話構成,我下次會注意,不過故事並不好想,時間也不太多。謝謝各位捧場,我真的很需要批評指教。

什麼?又超過十二點了?趕快動手腳。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的話,歡迎點擊下方按鈕為我拍手五下~

回饋由LikeCoin基金會出資,您只要註冊/登入帳(FB、Google帳號皆可)即可拍手贊助。

我不敢看自己寫的東西

5 個回應

  1. 藍色雷斯里表示:

    噗哈~這次的結局比較好猜耶!
    難道.這是常讀異常心理小說所練就的功力嗎?

    • 管理员表示:

      我相信是的,而且我高中看《入侵腦細胞》時發現我比同學更容易想到兇手的行為(「他在自慰。」「屁啦!他幹麻自慰?」)XD

      啊,今天要寫什麼啊……

  2. Azure湛藍表示:


    我都想不到該寫什麼…
    你一個小時可以寫這些算很好了

    我花了半天才打了800字(散文)

    • 管理员表示:

      要求不同,成果當然不同啊!
      因為我都比較晚寫,所以不求字句通暢、優美,只求在時間內寫完,我一定要找時間寫個比較符合我高三時風格的文筆。

  3. 浩剛表示:

    我在論壇貼這個故事,有人回覆如下:
    「典型的溺愛心理作祟
     當對象碰到是自己小孩時
     未來的及做好正確的分析就往自己的身上攬
     將自己作為代罪羔羊並非是好事
     而是要分析正確的狀況
     把事情攤開講清楚
     免的互相猜忌反而把事情弄得更糟」

    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