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的故事:竟然如此陰鬱

森見登美彥 - 狐的故事

書名:狐的故事 きつねのはなし
作者:森見登美彥
譯者:陳慧如
出版:麥田

 

或許,適合在鬼門開的國曆八月,找個夏夜靜下心來讀吧,但請有心理準備,讀完不一定能安穩入睡。

第一次接觸森見登美彥是他的《春宵苦短,少女前進吧!》,因此初讀《狐的故事》時,完全忽略封面寫的「難得正經逸作」,還以為會是充滿狐狸傳說的《春宵苦短》,或者類似萬城目學的《鹿男》,結果讀完第一篇便震驚不已。

我很喜歡第一篇,不過應該說我很喜歡〈狐的故事〉當第一篇比較正確吧。主角打工的芳蓮堂也出現在第二與第四篇,因此讀來會有種連續感,讓我更努力在字裡行間尋找作者的伏筆,但也因此迷失在故事中,好似跟著裡頭的角色茫然佇立在無人的廟宇、空屋、庭院一般。

這四篇開頭都有一小段敘述,隨後才進入故事,讀完一篇回頭看看開頭也頗有意思。此外,我覺得這本書男性角色比女性多很多,所以作者描寫男性情誼跟肢體細節的次數也較多,與女性相關的描述則較輕筆帶過,但是〈果實中的龍〉學長與學姊的關係倒處理得讓我印象深刻。

 

〈狐的故事〉

讀這篇時,我對這本還有著一絲錯誤認知,迅速修正後,仍未掌握氣氛跟劇情走向,所以讀到棗姊的狐狸面具回憶時,還以為這篇是推理小說,我們要找出面具男的身份跟死亡原因。沒想到完全不是這麼回事,這就是個詭譎陰鬱的故事,後面天城先生說那位是棗姊的爸爸,死因則沒有明說,但若跟天城先生有關我也不意外。

整體來說這故事走向一點都不令人意外,但我很喜歡這篇,或許是喜歡結局佔了大半因素吧。

 〈果實中的龍〉

主角與學長的關係似乎就是建立在一個又一個的謊言上,前篇的芳蓮堂、棗姊、須永先生與天城先生的住宅也有出現,只是人物關係都不一樣。學姊戳破學長的謊言後,我們並不知道實際情況是怎樣,但描述她在芳蓮堂的事情時,完全以店主避開性別或名字,我猜是作者要讓我們自己想吧。

學長講的那些故事都很有趣,也讓我逐漸建立起學長的形象,不過隨著一個個故事的崩解,學長似乎什麼都不剩,倒不如一開始就坦然面對,或許我還會發現學長真正有趣的地方,而不會在嘉年華會後有種被掏空的感覺。

 〈魔〉

我喜愛傍晚驟雨將近的氣息。烏雲宛如巨獸在夏空奔馳,乾燥的巷道沉落般覆上陰影,空氣中洋溢著果實的甘甜香味,第一滴雨尚未落下。每次在這種時候上街,我總是興奮得全身顫抖。

FROM 〈魔〉,《狐的故事》第146頁

這篇開頭與結尾相呼應,短短六行包含了充滿意境的文字,以及結尾與夏尾對峙的畫面。主角說那是與夏尾最後一次相會,而且以「我想起」作為第一部份結尾,不曉得在森見登美彥腦中究竟是什麼樣的結局?

主角是什麼時候被狐狸附身的?第一次買菸時並無異狀,與夏尾第一次見面時,雖然被她瞪了一眼,但跡象不夠明顯,應該是在空屋與狐狸「首次相見」時被附身。不過那句「是這傢伙啊?我這麼想」又似乎不是如此。

夏尾放棄劍道的理由,肯定跟那狐樣生物有關,可能是被狐狸纏上時曾用劍道傷過人,或者阻止被狐狸附身的秋月時傷了他。總之,她仍無法屏棄對劍道的愛,或者劍道才能讓她保護自己珍惜的事物,所以才跟直也練習,但這次有沒有保護成功,就只有作者知道了。

我不喜歡這篇。這種處處伏筆,而且讀完會有恍然大悟感的故事,還有些推理小說的元素,理論上我應該會更有感覺,但我就是無法喜歡這篇。〈魔〉與其他篇相比更為沉重,幾位出現的年輕角色除了修二外幾乎都背負了不能訴說的祕密。每個人都有祕密,但他們的祕密卻不時在書中給人一種不舒服的感受,連「成長」兩個字從他們口中說出都有種苦澀的感覺。劇情與其帶起的情緒並不讓我滿足,整篇故事感覺少了臨門一腳,似乎只要再多點什麼東西便能有畫龍點睛的效果,讓我對它的評價更高。要讓我喜歡這篇大概是不可能了,除非增加一些劇情或者結局,不然我只會說這是個好故事但無法喜歡。

(這篇我看兩遍,所以寫比較多XD)

 〈水神〉

剛讀的時候還以為是講述家族裡流傳的故事,沒想到後面發展竟然像我印象中的魔幻寫實小說一樣奔流而出,水彷彿從書中溢出,但它甫沾濕我的手指即退回成黑色墨印。我的手是溼的,真的,但我想那只是手汗,並不是書中的水。

這篇我也滿喜歡的,除了魔幻寫實的味道之外,也跟前幾篇串了起來,芳蓮堂、狐狸般的怪異生物、龍之根付……拿來當最後一篇非常適合,一掃讀完〈果實中的龍〉的淡淡空虛以及〈魔〉的不悅。

不過書中和子婆婆的反應倒跟我預期不同。當她提及溺水夢的時候,她說這宅邸有東西棲息,而花江夫人進來的那天感覺越來越強烈。我以為就她對花江夫人的態度來看,下一句應該會說「那女人一定要妖魔的化身」或者「她帶來的孩子一定是妖魔」,未料她竟然認為是那魔物殺了花江夫人,然後就沒多言了。或許她也跟孩子們一樣,認為一家之主問題最大。

雖然篇名是「水神」,但要說水妖也不是不行,甚至也能說那什麼都不是,只是一股意念。

  

 

這四篇故事每篇都沒有給足資訊與真相,〈魔〉甚至像沒說完故事一般,讀完一點都不滿足,但是故事編排的氣氛與莫名的感受卻又能滿足我,讓我無法明確說出對這本書的感覺。

或許,適合在鬼門開的國曆八月,找個夏夜靜下心來讀吧,但請有心理準備,讀完不一定能安穩入睡。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的話,歡迎點擊下方按鈕為我拍手五下~

回饋由LikeCoin基金會出資,您只要註冊/登入帳(FB、Google帳號皆可)即可拍手贊助。

我不敢看自己寫的東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