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本推理小說好像萌萌的:《甜點師父的祕密推理》新書同好會紀錄

甜點師父的祕密推理新書發表會海報

上週六圓神在蛙蛙漫吧為他們的《甜點師父的祕密推理》與WOW輕推理書系辦了講座。

開場的時候,主持人(圓神編輯)為我們預告今天的活動會以《甜點師父的祕密推理》為主,並帶到輕推理的魅力為何,以及近期出版消息。

對談:曲辰 & 喬齊安

20150314這本推理小說好像萌萌的講座20150314這本推理小說好像萌萌的講座

現場可以看出圓神很大手筆,不單每個人都有甜點跟飲料,桌椅也是我見過最舒適的講座,曲辰開場時也感嘆觀眾座位比講者舒服,好像喝下午茶的大小姐,並感謝大家來到現場以行動抵制日本商業活動:白色情人節。

(內文是講座紀錄,打完後就懶得修了……有興趣的人加減看,基本上是流水帳吧。)

曲辰:
作者似鳥雞是從鮎川哲也賞出道,由此可知道他的推理基本上是規規矩矩,不會走邪魔歪道(「完了,隨便舉一本都會得罪出版社」),例如書中就不會告訴讀者主角是個黑長直、愛吹口哨,或者看到喜歡的人還會害羞,不過仍能體會到推理小說變「輕」成為一種趨勢。

舉例來說,書中要角是一對兄弟,弟弟是位面容俊秀的警察,還經常被咖啡店客人搭訕,不當警察後則展現了甜點才華。

警察那方非常希望弟弟回去當警察,還派出祕書室女警小直遊說,或告知案情代為解謎。有趣的是,當哥哥詢問若不配合會怎樣時,警察那邊竟然說會派人吃光他們的食材,讓他們經營不良?所以最後由哥哥出去調查,讓弟弟負責推理。這在某種程度上構成了安樂椅神探的結構,因為弟弟基本上都在做甜點,都是哥哥跑腿回來跟他講。

這本小說故事滿扎實的,作者並不會因為意識到自己在寫輕小說,而給人不顧一切的感覺。

說到不顧一切,其實同一件事不同的人寫會有不同的感覺,例如有一本輕小說寫到死者陳屍處離大衣有三公里遠,原來大衣是被山谷裡的風吹到平流層再掉到三公里外,雖然聽起來很扯,但島田莊司《摩天樓的怪人》其實也差不多。所以重點是怎麼解釋詭計,而甜點師父這本都有認真解釋並顧及公平性。

喬齊安:
本書有四個故事,由這對兄弟與一位女警共同解決四起案件。我原本並不看好輕推理的謎團設計,但作者名字、獲獎以及翻閱後的文筆,卻讓我很期待。書中的四個事件很扎實,而且與現實息息相關,例如鄉下的經濟活動是農業,但卻受輻射影響而困擾,另一方面也有個20年前的懸案,當時的女主角媽媽是被強盜殺害,遍尋不著兇手,但過了七年後,收養她的鄰居也被殺害,最末結局揭曉時令人震驚,跟日劇王牌大律師討論到的議題很符合,人性不單是黑與白而已。

曲辰:
我第四個故事看到一半,心中就響起:「究竟是怎樣的命運糾葛,讓她失去媽媽後再度失去親如母親的養母呢?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我到最後都不知道阿智為什麼要離開警界(「也可能是太俊美部長被騷擾」),但從中間就可以體會到輕推理已經變成潮流,而從後記也可以知道作者很想寫續集。

輕推理其實可以在以前的推理小說中看到,不過談這個前,我們這必須要先定義輕小說。

(觀眾席有人說輕小說的要素是「美少女」,有人則說「像漫畫一樣,故事比較直線」,也有人說「讓人有想像的空間」。)

東浩紀說:「輕小說的輕,與其說是一種類型,不如說是一種傾向」,若細看「輕小說」,便能發現它其實包含了非常多的類型,例如「蒼穹的戰神」(「應該沒有人要衝出來對我說『戰個屁啊,是法夫納!』吧?」),比較接近科幻小說或者機器人小說,除此之外還有奇諾之旅、我的妹妹哪有這麼萌(「這應該算NC-17?」),這些通通都被歸類在輕小說。有人說讀者說了算,也有人說是出版社的定位。如果有看PTT輕小說版,上面就曾有人說《班傑明的奇幻旅程》是輕小說,而換個角度看,要是出版社將《所羅門的偽證》以輕小說出版,讀者怎麼想?

東浩紀說輕小說的輕,除了年紀外,另一件則我覺得可以用《暗殺教室》來講。大家看《暗殺教室》的宣傳海報,沒看過的人第一印象會覺得這是什麼樣的故事?

暗殺教室

《暗殺教室》是講有一天月亮被海報中的黃色章魚(殺老師)轟到只剩下新月的形狀,但他卻說要去教這間學校的E班,而教學過程中學生都可以殺他。漫畫開頭的場景是學生起立、敬禮後,馬上出槍往講桌轟。

仔細品味會發現這完全繼承了金八老師或者季老師《我們這一班》這種校園熱血班級的概念,不過《暗殺教室》要更為積極,因為殺老師的速度有20馬赫,所以他可以用殘像針對每位學生的資質公平上課。

這故事很不按牌理出來,例如其中一位學生要殺這位老師,而他的方法就是跳崖自殺。有趣的是殺老師認為自己是老師,所以不能讓學生受傷,那位學生便抓住這點,要趁老師正面衝上來時開槍,沒想到老師真的衝過去用網子撐住他,而他也突然感受到老師溫暖的愛,還說「你是真的老師」就被收服了。這雖然是很標準的校園漫畫,卻有奇怪的設定。

這涉及到東浩紀講的輕小說特色,第一個是キャラ萌え(角色萌)。角色是重點,所以裡面一直突顯老師跟各個角色。第二個是角色必須被push到某個極端,讓角色成長。輕小說的本體多半都是成長(「但成長會不會走歪呢?例如看到學姊在面前被可愛的怪物咬掉頭」)。第三個特色應該是別人提出的,是「世界係」,這正好可以拿《暗殺教室》講,明明殺老師明年三月就要摧毀世界,但每個人還是認真唸書,理事長還是拚命阻礙E班得到好成績。就像《新世紀福音戰士》,明明世界就要被使徒毀滅了,大家卻還過著學生生活,還在上游泳課,談談真嗣喜歡誰。外面的世界不管怎麼樣,對主角來說,他的世界就只有自己周圍的一百公分,外面的世界不會影響到他,這就是輕推理的核心。

輕推理最大的特色是日常氣息,而且是不顧一切的日常,就算有殺人案,管家還是會跟大小姐說我們先喝杯茶吧。2000年後輕推理朝這個方向走,輕推理的角色萌讓推理小說原本就有的日常推理變得不同。日常推理多半是生活中的小事情,例如出門發現有血跡一路滴到販賣機,最後才知道是西瓜汁。2000年以前的日常推理,角色都比較不會讓人萌,即便是北村薰的「春櫻庭圓紫與我」,多半也不會覺得萌,只會感受到成長(「但也是有大叔控會覺得春櫻庭圓紫真是太萌了!嗯,那絕對不是一般人會做到的」),但2000年前也是有很萌的日常推理,那就是宮部美幸的《繼父》,她說自己再也寫不出這種作品,不過後來的《小暮寫真館》卻更萌。

2000年後有大量的萌概念出現,從書的封面就可以看出來,像《萬能鑑定士Q》12本的封面都是女主角,後六本根本就在cosplay。以前的推理小說很少這樣做,從封面就可以看出主角的成長。這系列第一本就很有成長的味道,莉子因為始終不會唸書,所以獨自到東京打拚,遇到了貴人教會她唸書,讓她成為萬能鑑定士,書中很多小謎團,最後通通串在一起,變成很驚人的異想。第一集開場就是日本的金融體制崩潰,真不愧是松岡圭祐。

再講另一本,圓神四月底要上架的《櫻子小姐腳下埋著屍體》,主角櫻子是旭川的大小姐,角色類似美國影集《Bones》的女主角,本身熱愛骨頭,沒什麼情感,而跟她一起辦案的是一位高中男生。櫻子有個公安部的男朋友,通常公安部在推理小說中都不受歡迎,沒想到這邊變成櫻子的男友。

她平常是標本師,喜歡做動物標本,還告訴我們煮過的骨頭因為脂肪被煮掉,所以不會變黑。櫻子並不熱衷推理,第一集的第一個故事,她很快就知道誰是兇手,但她卻不想理會。她講話喜歡用男性口吻(編輯:「翻譯很努力翻出這種粗野的感覺」)。

從《櫻子小姐腳下埋著屍體》、《甜點師父的祕密推理》到《萬能鑑定士Q》,主角都有個有趣的特色,他們都有個不像偵探的職業。偵探職業大爆發是在二十世紀出,1920至1930年代間,因為推理小說大爆發,所以大家大量寫各種職業的偵探,但是歐美到現在轉向尊重專業,職業不再多采多姿(「為什麼法醫要去犯罪現場,為什麼鑑識科的還要拿槍去現場呢?」),但日本卻走到任何職業都可以參與推理的階段。櫻子是大小姐標本師,有個盡責的管家老太太(「不是某本小說中英俊挺拔的執事」),阿智是甜點師父,Q是鑑定士,除此之外還有古書店主人、咖啡店店員、圖書館員(《晴天就去圖書館吧!》)、百貨公司和菓子店的店員(《和菓子のアン》),非常流行各種職業。職人有助於塑造形象,日本人熱愛這種洩漏職場內幕的劇。

日常推理有個很神奇的地方是枝節可以非常細微。拿米澤穂信舉例,小市民系列第一本《春季限定草莓塔事件》,裡頭有一章講男主角去朋友家玩,喝了熱巧克力之後,發現要用三個碗才能做巧克力,為什麼只用到兩個呢?明明可以直接問做巧克力的人,他們卻整個章節都在討論,而且明顯不是為了推理而寫這篇故事,而是為了讓男女主角鬥嘴。從這邊更可以看出輕推理的最高指標就是塑造角色萌感。

即便像似鳥雞如此認真的推理小說家,仍在第四章安排四到六頁寫滿阿智小時候的委屈,最末一句化成萌的力量刺穿讀者的內心(喬齊安:「我有被刺到!」)。兄弟就是羈絆啊~

萌跟職業是兩大特色。還有一個很重要的,輕推理幾乎都是單元劇,很少有案件會延續,但人際關係卻像世間情,例如《櫻子小姐的腳下埋著屍體》的書名由來,便是櫻子的媽媽曾在她小時候說過「櫻子的腳下總是埋著屍體」,之後就沒有戲份了,可想而知要等個三四集了。聽推理故事可以單純到一篇就解決,但人際關係卻可以蔓延到書外。

《古書堂事件手帖》的文庫版打著的名號是「給即將從輕小說畢業邁向大人的你」,基本上WOW系列大概也是這種調性,但嚴肅很多,殺人事件還是不少。基本上,輕推理的殺人事件較少,例如綠川聖司的《晴天就去圖書館吧!》,其中一篇的謎團是為什麼《三隻小豬》中的哥哥會逃走。這本書的劇情都跟童書有關,透過童書講很多有趣的事情,非常適合推薦給國小學生。

第三件事情可以說是從K-on開始的,那便是聖地巡禮。(聽眾提說灌籃高手應該也是,但曲辰認為這兩者意義並不相同)

輕小說越來越強調現實,例如《櫻子小姐的腳下埋著屍體》在旭川山手區,在地性是遠離東京的,因為東京的混雜性太強烈。

喬齊安:
我非常喜歡輕推理的職人的風貌,他們所謂的日常,其實並不是我們平常都會知道的事物,例如甜點師父的祕密推理,破案實用了不少甜點知識,像第二章運用了甜點發酵的時間尋找兇手,而櫻子則是運用骨頭的知識推理,辨別人骨,並藉此推斷性別、年紀等資訊,而萬能鑑定士根本就是百科全書。這些都是我們一般讀者無法辦到的。

曲辰:
《萬能鑑定士Q》看到第八集,提到藉由蕃茄來辨別台灣人或日本人,這點讓我開始懷疑先前的各種知識是否都正確,或者說就像《日本太太好吃驚》,看了會想說這知識並不適用於現在。這些知識都是在限定條件才成立,就像現在來自阿富汗的推論並不適用。

喬齊安:
松岡圭祐是魔術師與催眠師,他將知識與手法融入故事,例如將催眠的知識用於書中,讓莉子變得博學多聞,第二集的偽鈔則是魔術手法。輕推理就是看作家依照自己的身份背景,把自己擅長的東西,融入主角的職業中。

曲辰:
我最近在玩黑貓為資與知識王,突然覺得艾西莫夫說的話果然沒錯,「全世界只有人類可以透過得到越多沒有用的知識而感到志得意滿」。

喬齊安:
最近有本書要出,主角也是職人,擁有麒麟之舌的技能,絕對味覺讓他只要品嚐過一次,就能記住味道,並藉由雙手呈現原味。主角是料理承包人,讓有錢人死前可以嚐到念茲在茲的味道,例如初次約會的料理,或者幼時與爸媽吃過的料理,而食物中隱藏的故事就是謎團。例如破解失傳的蛋包飯料理手法。就像輕推理一樣,藉由特殊職人與其知識推動劇情,帶給讀者新奇的一面。

曲辰:
就像中華一番裡面要破解鍋巴料理一樣。

QA

讀者:
聽到兩位講者講聽推理與輕小說,但沒有提及輕小說家與插畫家之間的合作關係,不曉得這幾本輕推理是否也有與插畫家有什麼合作?

編輯:
《櫻子小姐的腳下埋著屍體》的本來就是畫輕小說的,松岡圭祐《萬能鑑定士Q》的是《Another》漫畫版的清原紘。《甜點師父的祕密推理》是《貓的報恩》的森川聰子。

曲辰:
甜點師父的插畫家比較不是輕小說路線,但其他兩位都是輕小說的。輕小說有個很大的特色是視覺效果,插畫家說不畫了還會哀鴻遍野。視覺化是強烈的過程,這幾本只有甜點師父比較沒有辦法像輕小說用外在特色帶出小動作,因為作者不是輕小說出身,但櫻子可以看到作者努力告訴我們各種特色,像是黑長直,穿男生襯衫。

他們很少內心戲,他們都會吼出來。例如故事中第一個死者是男主角的熟人,他哭到快吐出來,小說中就真的有吐出來的動作,但東野圭吾的《嫌疑犯X的獻身》,最後是十神一個人跪在地上,用盡生命的力氣發出嘔吐般的乾嚎,結果還是沒有真的哭出來。輕小說的內心戲常常都要演出來,而不會放在內心,就像海綿寶寶一樣。這些特色讓他們非常容易電影化,例如《萬能鑑定士Q》、《古書堂事件手帖》,而《櫻子小姐的腳下埋著屍體》也要動畫化了。
米澤穂信一直很抗拒被定義為輕小說,所以後來做動畫封面時,他還說一定要有個一般的裡封。

喬齊安:
確實滿多輕小說讀者是衝著封面跟插畫買的,還有人說他買某本輕小說只是想要買插畫,而確實也有些書並沒那麼好看,但卻因為插畫而有不錯的銷量。不過WOW這系列作品故事都很好,是很值得收藏的。

曲辰:
日本封面回頭席捲傳統推理小說,例如艾勒里昆恩新版的封面就把他變萌了。

因為我累了,所以其他QA就不紀錄了,上面的文章不通順什麼的就……哈哈哈哈,算了。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的話,歡迎點擊下方按鈕為我拍手五下~

回饋由LikeCoin基金會出資,您只要註冊/登入帳(FB、Google帳號皆可)即可拍手贊助。

我不敢看自己寫的東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